“我们很怕的都是泯然众人”, 清华最牛闺蜜: 一个是清华最年轻教授, 一个帮世界首富“花钱”

颜宁觉得这些话实在无趣,于是只留了一句:“我不结婚,不欠谁一个解释。

“我们很怕的都是泯然众人”, 清华最牛闺蜜: 一个是清华最年轻教授, 一个帮世界首富“花钱”

▲ 颜宁起初,颜宁介意“女科学家”的称谓,做了几年招生工作后,她发现到了博士后、独立科研阶段,很多优秀的女孩子都“消失”了。

“女科学家去哪儿了?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?”她意识到了自己有责任借“女科学家”的身份去发声,鼓励更多在科研岗位上的女性坚持下去。

“大家想一想,中国科学类的第一个诺贝尔奖谁获得的?屠奶奶。

”有一回,颜宁在学院里面试博士生,一位男老师问面前的女学生:“你将来怎样平衡家庭和科研?”“你可以不用回答,这是有性别歧视的问题。

”颜宁打断了男同事,“为何面试一整天,你们都没问过男生如何平衡家庭和工作?”后来,她继续在博客上讨论这件事:女性凭什么既要做贤妻良母,又要做先进工作者?社会不能既鼓励女孩子们自尊自强自立,又要求她们两手都要抓,给她们比男性更多的家庭负担,这对女性不公平!逆流而行在科研圈,很普遍的现象是,无论男女在读博之后,立业和成家的计划都会撞到一起,女性还要承担生育的压力。

而颜宁是“幸运”的,当她告诉父母不结婚的打算时,母亲只是担心她会孤独,但看到她带着一群学生做科研也很开心,便开明地接受了。

父母的理解与保护,让颜宁始终有一种少女的天真。

平日在实验室,她常常和学生比赛,做出了学生没完成好的实验,她也毫不掩饰地炫耀:“你看,姐姐我用了不到一天的时间,做出了你们3天的工作,我觉得你们真的还没有出师啊。

戳破浙大教授郑强的谎言浙大女教授获大奖 图-1

▲ 颜宁在实验室回头看学生时代的颜宁,这份骨子里的自信其实一直都在。

唯独刚读博的那段时间,被她形容为“暗无天日”。

从清华大学毕业后,颜宁去美国普林斯顿大学攻读博士。

在普林斯顿上的第一门课,就让她陷入了自卑。

课堂提问,颜宁因为没有提前看教授发的论文集,满脸通红也没回答上来。

倒是班上的另一个中国学生说出了准确的答案。

于是她每天只睡6小时,所有的时间空隙都用来读论文,最终这门课的成绩也算差强人意。

第二年,颜宁加入了施一公的实验室。

当初正是他选中了颜宁,因为这个女孩在自荐信里的“嚣张”让他印象颇深,她写道:我觉得自己在各方面能力都很出色,我希望把时间花在更有价值的地方。

但申请出国太浪费时间和金钱了,如果普林斯顿大学录取我,我就不用再花精力申请别的学校。

在成为施一公的得意门生之前,颜宁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
眼睁睁看着同门已经在顶级期刊发了论文,她却连实验都做不出来。

施一公还经常在她面前表扬其他学生,“你看他多么细心啊,你看他做事多认真哪,你看他学得多踏实啊。

”直到2003年1月11日——颜宁至今清楚记得这个日期——她成功做出了第一次实验。

她终于受到了导师的认可:“你终于会做实验了。

”也是从那天起,颜宁再也没有做过失败的实验。

浙大 最年轻女教授浙大女教授获大奖 图-2

▲ 颜宁在实验室颜宁身上有一股执着却不锋利的傲气,而且总是喜欢逆流而行。

2006年,她受邀回到了清华,成为了清华最年轻的教授。

在美国读博,一般会选择继续做博士后,然后争取留在那里谋个独立教职。

客观看来,当时清华的科研条件远没有普林斯顿先进,但颜宁还是回来了。

10年后,40岁的颜宁又离开清华,选择重新开始。

她回到母校普林斯顿,成为了分子生物学系首位雪莉·蒂尔曼终身讲席教授。

人们都说颜宁是“负气出走”,是清华亏待了她。

迫于无奈,她还是得一遍遍地解释:“如果现在是在普林斯顿,清华给我offer,我也会回来,一样的。

但是,我已经在清华从教10年了,我知道在清华做教授是什么体验,现在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去普林斯顿会是什么感觉。

科研成果获大奖浙大女教授获大奖 图-3

▲ 颜宁出席2016-2017影响世界华人盛典“生命如此短暂,要努力去扩展生命的宽度,多去经历和体验。

”如果一直在国内,颜宁会越来越成功,所以在圈内人看来,她的决定是勇敢的。

“从结构生物学来说的话,清华现在的这个条件和水平比普林斯顿要好很多。

来源:http://www.shemadi.com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