婆婆选的备胎儿媳妇, 被郭太太给“搅黄”了

当初我叫她来,就是丑话说在前头的,想必她也不会怨咱。

冯丽已经知道她了,不打发了还留着过年?冯丽跟她比起来,那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一个有工作有文化,一个大字不识一无所有,难不成要拿西瓜去换芝麻?要不是逼急了,妈也不会打起她的主意。

你也看见了,冯丽都要去堕/胎/了!要不是嗅到了点儿什么,她能去堕/胎/?你别管了,这事儿我自己跟熊玲说。

……郭飞母子的这番话,冯丽没听见。

但冯丽知道她此番怀孕,那三个人势必要乱了阵脚。

至于怎么个乱法,她就拭目以待了。

婆婆选的备胎儿媳妇, 被郭太太给“搅黄”了

熊玲说秀姨,你不说我郭哥跟她老婆正在闹离婚,让我好好抓住郭哥的心么?怎么这会儿又让我回去?当初郭飞妈给她画的红苹果又大又圆,跟真的似的。

她还没咬上一口,现在突然告诉她这苹果是假的,叫她哪儿来的回哪儿去,她心里怎么好受?郭飞妈起初还好言安慰着,东拉一句西扯一句的,可看她哭哭啼啼的,忽然就烦了,语气由软变硬:你这丫头,怎么听不明白呢?此一时彼一时嘛!我只说让你抓紧给你郭哥生个孩子,又没说他肯定会离婚娶你。

你自己没抓紧,慢了一拍,怪得了谁?你从老家过来,车费,房租,吃的用的,我还叫郭飞带你出去玩儿了,这不都是钱啊?也算带你见了世面了。

再说你也喜欢郭飞,跟他好了一场,不也算成全了你的一片心意么?你不回去,留在这儿喝西北风啊!你没文化没学历,在这里也找不到工作的。

我给你买好回去的车票了。

另外再给你些钱,好不?郭飞妈把装着钱的牛皮纸袋递给熊玲,熊玲不接,还是哭。

她好像没郭飞妈想得那么实在,她居然也有坏心眼子了,居然拿郭飞说事儿。

她眼泪吧嗒:是郭哥让我回去的么?你让郭哥来,我亲自问他。

郭飞妈气不打一处来:他来也是这个意思。

你非要咱们撵你不成?郭飞跟他老婆能好好过日子了,不好吗?你要真为你郭哥好,就该祝福他,别老痴心妄想。

你赶紧把东西收拾收拾,后天就走。

房子也到期了,我没给你续租。

就是我不撵你,房东也要撵你。

……熊玲临走前也没能见上郭飞一面。

送走熊玲的当晚,婆婆就有意无意向冯丽透露出,熊玲已经被她送回老家的讯息,目的是让她安心,不要多虑。

好好安胎,把孩子生下来才是正事儿。

冯丽也不说话,安心吃她的饭,安心养她的胎。

这以后熊玲打过几次电话来,都被郭飞妈挂断了。

一次是当着冯丽的面,她一阵局促,对电话那头的熊玲小声埋怨道:不是叫你别打来吗?怎么还打?你这样搅得人家没法儿好好过日子啊!以后别打了。

05郭飞妈这么守着,巴着,望着,可到头来竟还是扑了个空。

冯丽摔了一跤,把肚子给摔没了。

那一天绝对是这个家里最绝望的一天。

婆婆怄得两天两夜没吃饭,一天能哭几十回。

两个人太过沮丧,都没心情去照顾冯丽。

好在冯丽身子壮实,也不需要他们照顾,自己住了两天院回来了。

婆婆越想越气,怪冯丽不仔细,有孕的人了,怎么也不注意着些。

郭飞也不袒护,跟他妈一起数落。

冯丽看着这对母子变脸之快,唯有冷笑。

婆婆气急:你笑什么?你有什么资格笑?冯丽不笑了,但也不言语。

半晌,才又开口道,既然如此,那就离吧!母子俩不吭声了。

郭飞到底有些含糊的,人家才没了孩子,就要跟人离,怎么都有些说不过去。

他又跟他妈嘟囔,他妈用食指戳了一下郭飞的脑门儿:你啊你!还有个男人样儿么?你看她刚刚什么态度?她弄没了孩子还有理了?从出了事儿到现在,她流过一滴泪吗?我看她呀,分明就是故意的!一顿臭骂,郭飞也不敢吱声了。

以前他还没这么怕他妈,都是这几年给孩子闹的。

来源:

发表评论

图片表情